抱错的孩子 要不要换回来 文化

抱错的孩子 要不要换回来

良多在沙发上,发现了被自己扔掉的庆多送的父亲节手工花,翻着单反相机里,庆多不知什么时候‌‌“偷拍‌‌”自己的画面,有工作的样子,有睡觉的样子,有微笑的样子,有脚丫子的特写,一张张照...
阅读全文
野夫:访台归来 民国屐痕 文化

野夫:访台归来 民国屐痕

我毅然走向机场的时候,加缪的声音从天空隔着一个世纪传来——流放者终将归来……为的是重新经受考验并且夺取他应该拥有的东西——他田亩里的微薄收入,对这块土地的短暂爱情。在一个人诞生开始...
阅读全文
一家只卖滞销书的书店 文化

一家只卖滞销书的书店

我们想展示一家小书店的多种角色:它是店主修复童年伤痛的避难所,是趣味相投者的社区,也行使着书店古老的权力——决定你看什么书。算法会推荐相近的趣味,奖项会鼓励一时之选,但书店会遵守最...
阅读全文
余华:人无法忍受太多真实 文化

余华:人无法忍受太多真实

有一天,突然停下回望,看到一个人,在“正确”的年纪娶了“合适”的女人,干着“稳定”的工作,过着“美满”的生活,咦,怎么是自己?我的笑容怎么那么客套?肢体怎么如此僵硬?噢,原来我的心...
阅读全文
龙应台:不要遮住我的阳光 文化

龙应台:不要遮住我的阳光

如果建个铜像能解决传统失落、自信缺乏的难题,那可好了。我们不是要培养书香社会吗?在基隆港口用水泥塑一本比军舰还大的书怎么样?要发展尖端科技吗?在鹅銮鼻头造个比山还高的塑胶火箭模型吧...
阅读全文
慕容雪村:我是被逼的 文化

慕容雪村:我是被逼的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只讲我该讲的话,我很欣赏《幼学琼林》中一句话:“斯世清浊,全赖吾辈激扬”,我不认为自己负有那么重大的责任,也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毫无疑问,说真话的人...
阅读全文
郭世佑:大学是什么 文化

郭世佑:大学是什么

显然,在我们国家,大学校园与其说像衙门,还不如说就是衙门,是一个需要改造的衙门,关键在于从哪里入手改造。国有制企业的改造可以拿国际流行的现代企业制度来取代国情所派生的衙门制度,让某...
阅读全文
龙应台:如果你为四郎哭泣 文化

龙应台:如果你为四郎哭泣

父亲十六岁那年,在湖南衡山乡下,挑了两个空竹篓到市场去,准备帮母亲买菜。路上碰见国民党政府招兵,这十六岁的少年放下竹篓就跟著去了。此后在战争的炮火声中辗转流离,在两岸的斗争对峙中仓...
阅读全文
刘守英:哈佛何以一流? 文化

刘守英:哈佛何以一流?

一所大学的职责并不是教学生思考什么,而是教学生如何思考,这就需要倾听不同声音,不带偏见地衡量各种观点,冷静思考不同意见中是否也有公正的论点。在每个问题上,我们都应该遵循有理有据的原...
阅读全文
龙应台:正眼看西方 文化

龙应台:正眼看西方

我们应该关切的是欧美一些价值观念或行为值不值得我们撷取。如果值得,那么不管西方不西方,都应该见贤思齐,努力地去“祟洋”。如果不值得,那么不管西方不西方,我们都不要受诱惑。但是我们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