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垄断慈善”走向“竞争慈善”,破除垄断,方得救赎

2020年2月1日10:15:04从“垄断慈善”走向“竞争慈善”,破除垄断,方得救赎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什么是慈善?慈善应是在慈悲的心理驱动下的善举。两层意思,一是慈悲的心理,二是善举。慈善是人自愿付出善心、善款、善物的行为。做慈善也是人的基本权利。

显然,慈善和垄断是两个绝对不沾边的词。

慈善怎么会有“垄断慈善”和“竞争慈善”之分呢?有的。

如果有人强迫公民献爱心、捐款捐物;或者有部门强行规定公民只能将善心、善款、善物捐给某一组织,认定其他慈善组织接受公民善心、善款、善物为非法,这就是“垄断慈善”。“垄断慈善”本质是一种“变质”的慈善:第一,善心、善款、善物只能捐给我或我指定的组织,慈善只能我做或我指定的组织做,你不能做;第二,你如果要做慈善,必须给我或我指定的组织交钱。

常见的“垄断慈善”主要是依靠行政权力维持的慈善。“垄断慈善”本质上不是慈善。依靠“垄断慈善”而存在的“慈善组织”,其实是慈善事业的破坏者。

那“竞争慈善”是什么样的慈善呢?在笔者看来,有很多慈善组织都平等做慈善,互相比着做。看谁做得更好,做得越好,获得的社会捐助就会越多;做得越差,获得的社会捐助就越少——这就是“竞争慈善”。“竞争慈善”本质是一种“和谐慈善”:社会组织为积累社会资本(信誉度)而不断改进社会服务产品质量的慈善,是优胜劣汰的慈善。

香港的慈善就属于“竞争慈善”和“和谐慈善”。700万人的香港,有3万多家社会组织为积累社会资本而竞争——不断改进社会服务产品的质量。香港市民有权在缴税和捐款中选择。以敬老事业为例,假如政府的敬老院比公益组织的养老院好,香港公民就多缴税;反之,就多捐款、少缴税。捐款是可以抵税的。在内地,没有“竞争慈善”的制度条件,竞争出效率和廉洁,垄断出官僚和腐败,做慈善也是需要竞争的。

竞争性慈善组织,是和谐社会的建设主体——为积累社会资本而竞争,在竞争过程中满足社会需求,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竞争慈善”才是真正的慈善,是社会充分发育的慈善。垄断性慈善组织,不是和谐社会的建设主体——不为积累社会资本而竞争,不在竞争过程中满足社会需求、化解社会矛盾,只依赖行政权力垄断慈善资源维持其“慈善特权”,本质上是慈善的破坏者,是和谐社会的消极力量。

“公益垄断”、“官民不分”才是问题

中国的慈善公益积弊重重,归根结底在于社会管理体制不开放,法规政策制定了极高的准入门槛(双重管理、地区同类限制),同时极力排斥达到门槛要求的申请者,导致国字头的“人民团体”、协会、基金会长期借助行政力量,垄断民众“行慈善、为公益”的渠道和资源。

不仅如此,各级红十字会等所谓“人民团体”属行政编制,享公务员待遇,行政职能突出,更有法律保驾护航,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和政策资源,长期处于政府的庇护与支持下。政府面临的透明度差、官僚作风严重、办事效率低下、对上不对下等问题,在这些机构身上同样存在。

让“准政府”行慈善公益,面对多样化的公益需求,也做不好、做不了。更可怕的是,红会系统“官、民不分”的身份二重性,还有捞过界的风险,更容易滋生慈善摊派、腐败和权钱交易。

破除垄断,才能提升竞争力

从红会的公益性看,红会向社会提供医疗医护援助的资金不来自税收,而来自公民的自愿付出。公民根据社会服务提供者的优劣用钱“投票”,是红会不断改进的压力、更是动力来源。

因此,引入压力机制,破除双重身份,才是红会系统改革的必然思路。

压力一般来自三个方面:内部监管、社会舆论、同行竞争。

内部监管历来被人诟病为“老子管儿子”,足见在官员的问责和选任机制尚未建立和有效运转前,内部监管并无太大作用,这条定律对红会系统也同样适用。

舆论压力虽然可带来疾风骤雨的变革,但也如疾风骤雨般,易烟消云散,口水过后,问题并没有实质解决,民众还是面临着善款捐赠渠道单一、选择匮乏的难题。

故而,唯有打破公益垄断,促进行业竞争,让更多民间力量竞争公益资源,方能增进红会系统的责任意识和服务意识,提升整体服务效率和质量,增强红会系统的整体竞争力,并最终改善公益产品和服务的供给。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如果我们回到目的本身,红会的存在在于在政府提供的公共品之外,提供政府做不好、做不了的准公共品,那么,一个充分开放、充分竞争的公益环境才能创造高质量的准公共品,才有利于包括红会在内的所有公益慈善组织历久常青,为历史所铭记。

30年前,中国从一个破败的全能国家振臂改革,政府在经济领域的放权让利和国有企业行政垄断的破除,换来了国民收入30年的高速增长,也为这个国家的现代化奠定了基石。

30年后,我们期待决策层能转变思路,在公益慈善领域破除垄断,解放思想,“杀出一条血路来”,真正将社会权力下放民间,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将“助人行善”还诸民间。

原文查看

原文:从“垄断慈善”走向“竞争慈善” 来源:腾讯评论

原文:破除公益垄断,方能救红会  来源:腾讯公益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