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墓地遭破坏:他的思想活在后人的事业中

2019年11月19日20:01:36蔡元培墓地遭破坏:他的思想活在后人的事业中已关闭评论
摘要

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之际,诗人、杂文家邵燕祥先生在广东《同舟共进》杂志发表的《让孑民先生安息》一文说,蔡先生归骨北大之议不成,也不必遗憾,“即使归葬未名湖畔,对蔡先生来说,那也只是‘燕园’;而蔡先生曾主校政的北大,他抗战流亡中至死魂牵梦萦的,应是在沙滩的红楼。昔之红楼,久已拨作他用,楼后校园,早就填满了简易楼房,而‘孑民堂’则属文化部机关所有:老北大旧址,倒更是‘楼间的距离甚窄,声闹喧杂,又不是安排蔡先生墓葬的适当场所’了。”他说,倒不如让蔡先生在湘岗的“华人永远坟场”安息下去。

广告也精彩

来源:學人Scholar

2019年11月14日,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位于湘岗华人永远坟场的墓地之墓碑遭到恶意损坏。当日,一个微博账号名为“哀极无泪”的网民,公开宣称“今天跑湘岗去,把贵校前校长蔡元培的墓碑打磨了一下”。北京大学湘岗校友会16日发表声明《北京大學湘岗校友會強烈譴責破壞分子對蔡校長墓碑惡意毀壞的不齒行徑》,指对此次“卑劣的暴力行径”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谴责,在获悉相关消息后,随即通报蔡元培的亲属及北京大学校友总会,并派出理事会和监事会代表前往破坏现场查看。

在蔡元培任北大校长期间发生“五四运栋”,其与掌权的北洋军阀周旋,以积极保护学生闻名。他1940年于湘岗病逝,葬于湘岗仔华人永远坟场。目前,北大湘岗校友会理事会代表已于湘岗警署报案。据悉,墓地管理处也已报警,同时对墓碑进行临时性保护。

蔡元培先生墓碑原貌

蔡元培在港晚年

据蔡元培之子蔡英多回忆,父亲蔡元培是1937年11月27日离开上海,29日抵达湘岗,当年12月29日,母亲周峻带着三个孩子来到湘岗,一家人于转年1月底在九龙柯士甸道156号住了下来。蔡元培晚年在港深居简出,化名“周子余”在家养病。虽然蔡元培在港非常低调,但前来拜访的人还是不少。据五四新文化运栋研究专家陈万雄回忆,访客中包括北大教授、学生、校友等,南下文人也很多。

1938年5月20日,蔡元培应宋庆龄之邀出席由“保卫中国同盟”及“湘岗国防医药筹赈会”在圣约翰大礼堂举行的美术展,并发表了演讲,这也是他留居湘岗期间唯一一次公开演讲,他提到,“美术乃抗战时期之必需品”,并认为“抗战时期所最需要的,是人人有宁静的头脑,又有强毅的意志”。

在港期间,古稀之年的蔡元培尽管身体日渐衰弱,又患足疾多年,但仍心系民族存亡,为抗战奔波操劳。他还为国际反侵略运栋大会中国分会作会歌一首,被称为“白头人唱满江红”。歌词中写道:“公理昭彰,战胜强权在今日,概不问领土大小……我中华,泱泱国,爱和平,御强敌。”1940年3月3日,年迈的蔡元培在寓所失足跌倒,4日入养和医院治疗,3月5日溘然长逝,享年72岁。

蔡元培墓北迁之难

1940年3月10日,商务印书馆主持为蔡元培先生举殡。当日,全港学校和商店下半旗志哀,他的灵柩由礼顿道经加路连山道,再经波斯富街、轩尼诗道、皇后大道、薄扶林道入南华体育场公祭,市民在沿途列队目送。“公祭时,参加者万余人,那真是荣哀。”湘岗著名学者、作家小思在她的《湘岗文学散步》一书中写道。

蔡元培先生去世之时,正值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华北早已沦陷,北大迁到昆明,与清华、南开合组西南联大,兵荒马乱之中,蔡先生只能在湘岗下葬,墓地在湘岗岛西南角山坡的“华人永远坟场”。

蔡元培的墓碑早期没有墓志铭,墓碑上只是刻上“蔡孑民先生之墓”。1977年,余光中、周策纵、黄国彬三位学者到湘岗仔华人永远坟场寻坟,几经辛苦后发现蔡元培的墓地,余光中更写下了一首诗,名为《蔡元培墓前》。翌年,湘岗、邰湾国立北京大学同学会重修墓碑,将墓碑换成花莲出产的青麻石,并附上了墓志铭,讲述蔡公的生平事迹。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曾任《大公报》副总编辑兼《新晚报》总编辑的罗孚一直呼吁让蔡先生归骨北大。1985年,他在《蔡元培的坟》文中说:“整个山坡上,从下到上,又从上到下,堆满了一座座坟墓,又不是一排一排有规律地陈列着;那格局是杂乱的。……万坟如海,蔡元培的坟墓就淹没在这样的一坡坟海之中。”此文曾在《人民日报》副刊发表,结果无人理睬。

相隔十来年,西南联大外语系出身的翻译家巫宁坤教授在湘岗中文大学访问,得知蔡先生的墓仍在湘岗的坟场,情景十分萧条,给北大写了一封信:“恳请母校早日迎蔡孑民先生之灵归葬于北大校园,供世世代代莘莘学子瞻仰。所需经费如有困难,可发栋校友捐献,本人自当带头……”

这一次北大校长办公室给予了回复,见过这封信复印件的罗孚在《关于蔡元培的坟》文中引用如下:

“北大现在的校园为原燕京大学旧址,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调整后,北京大学由沙滩迁到这里。校园的主要部分已于1994年3月,由北京市政府列属文物保护区,该文物保护区必须保存现有格局,一切翻修和重建事宜,皆需遵照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批准后,才得执行,学校方面无权栋土。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区的校园,如学生宿舍、食堂、文体中心等,楼间的距离甚窄,声闹喧杂,又不是安排蔡先生墓葬的适当场所。”

罗孚老人对此提出质疑,蔡先生的墓本身就是文物,对北大而言,这是尤为珍贵的文物。如果真的重视此事,为什么不向有关方面提出请求,从文物保护着眼将蔡墓迁葬北大,这本身就是对文物的保护。(罗孚:《文苑缤纷》,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131页)

北大校友同样的呼吁也一直没有断过。2003年1月,罗孚在《金庸小说,愅掵文学?文学愅掵?》文中再提此事:

“蔡元培先生是北大的老校长。但他的骸骨却是葬在湘岗的,埋在湘岗仔华人永远坟场山坡上的千万坟墓当中。拥挤不堪的,使人有活人住在山边木屋区之感。我当年为此感到十分不妥,在湘岗和后来在北京,都在报上发表过文章,主张搬迁这坟墓回内地,回北京,回北大,这才能消除人们对这拥挤的不安。‘北京十年’后,我回到湘岗,又为此在报上呼吁了一次,但一次都得不到回应。”(同上,374页。)

他不无沉痛地说:“我自然人微言轻。在某些不学无术的大人先生眼中,蔡先生似乎也还不够重。”(同上,133页)

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之际,诗人、杂文家邵燕祥先生在广东《同舟共进》杂志发表的《让孑民先生安息》一文说,蔡先生归骨北大之议不成,也不必遗憾,“即使归葬未名湖畔,对蔡先生来说,那也只是‘燕园’;而蔡先生曾主校政的北大,他抗战流亡中至死魂牵梦萦的,应是在沙滩的红楼。昔之红楼,久已拨作他用,楼后校园,早就填满了简易楼房,而‘孑民堂’则属文化部机关所有:老北大旧址,倒更是‘楼间的距离甚窄,声闹喧杂,又不是安排蔡先生墓葬的适当场所’了。”他说,倒不如让蔡先生在湘岗的“华人永远坟场”安息下去。

国人历来重视身后之事,蔡先生遗骸未能归骨北大,不能不令许多敬慕先生的人感到遗憾。但也如邵先生在《让孑民先生安息》一文文末所说,纪念蔡先生,更重要的是在事业中践行他留下的精神:

我们所纪念的蔡元培先生,不仅是伟大的爱国者,而且是反对皇权的愅掵者,是珉主主义的教育家,是反对“忠君”、“尊孔”,主张信仰自由的先行者,他的思想活在后人的事业中,他的形象活在后人的记忆中,固不在乎葬在何处,有无牌位,是否奉为图腾也。

【本文内容摘编自《傅国涌:蔡元培为何不能归骨北大》《邵燕祥:让孑民先生安息》等文。】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