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治理校园欺凌的对策思考

2019年11月15日14:26:05刑法治理校园欺凌的对策思考已关闭评论
摘要

在我国,愈演愈烈的校园欺凌事件受到持续关注。校园欺凌问题已持续多年,政府也力图采取一些手段规制校园暴力,但效果微乎其微,案件数量依旧持续走高,甚至逐渐呈现低龄化特点,严重损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治理校园欺凌,刑法是最后的手段,但却存在先天的不足。如何更好利用刑法治理校园欺凌,已迫在眉睫。

广告也精彩

一、校园欺凌的概念界定

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生活及物质水平的改善,必然暴露出种种社会问题。以校园欺凌事件为主的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是近几年最能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明确界定“校园欺凌”的概念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既是判断某一行为是否构成校园欺凌的根据,也是对该类行为进行规制的前提。

(一)  校园欺凌的定义

校园欺凌,亦称校园暴力、校园霸凌。校园欺凌一般是指,校园里青少年权力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校园间的欺凌暴力行为分为肢体性、言语攻击及社群孤立欺凌等。

校园欺凌涵盖的范围很广,包括中小学以及高校,其主体既有成年学生,也有未成年的学生。本文主要讨论的是未成年人校园欺凌,即发生在未成年人之间的校园欺凌行为。根据校园欺凌的定义,可以延伸出未成年人校园欺凌的定义。即成立未成年人“校园欺凌”应具备以下特征:

1.发生空间是中小学及其合理辐射区域。由于探讨的是未成年人校园欺凌行为,故最狭义的校园欺凌应该限定于中小学等未成年人所在的学校,以及其合理辐射区域。

2.欺凌者与受害人应同为未成年人。如果欺凌者已经成年,则可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刑法相关规定进行规制。正是因为欺凌者尚未成年,而有些情节又比较轻微,所以才能规避法律。

3.欺凌行为具有主观故意。故意应该是欺凌者明知自己的行为会给其他未成年人造成损害,而依然为之。

4.欺凌行为的表现形式多样,可以是言语辱骂,可以是身体攻击,也可以通过网络进行欺凌。欺凌行为的形式也应与时俱进,并非固定不变。

5.欺凌行为最终要造成被欺凌者身体或精神的损害。如果一行为没有对被欺凌者造成损害后果,则不能认定该行为存在欺凌的意思。

综上,本文认为,未成年人校园欺凌是指发生在中小学及其合理辐射区域内,学生之间的以强凌弱、言语辱骂、生理攻击等,对被欺凌者造成严重的身体以及心理损害的行为。

(二) 未成年人校园欺凌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性

未成年人校园欺凌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欺凌行为严重侵害了未成年人的人身、财产权益。未成年人校园欺凌行为可以分很多种,如侮辱受害人的人格;对受害者进行身体伤害;拉扯头发;损坏教科书、衣裳等;对有关受害者的谣言进行传播;对受害者的体貌、家庭进行讥讽;敲诈:强索金钱或物品;网络欺凌等。在诸多的校园欺凌行为中,对被欺凌者来说都是一种伤害,或损害了被欺凌者的人身权益,或损害了其财产权益,最终都给被欺凌者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因此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

而欺凌者在实施欺凌行为时,必然都是故意且有动机的,不存在过失的情形,如此一来,校园欺凌更具有社会危害性。未成年人也是我国刑法所保护的群体,其人身权益、财产权益等也都受到法律的保护。校园欺凌行为的实施者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即公民的合法权益,即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 

二、 我国处理校园欺凌行为面临的司法困境

社会舆论关注校园欺凌的原因在于一般人的认知中,实施犯罪的行为人只会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而频繁出现的欺凌事件中欺凌行为实施者的年龄普遍偏低,且逐年下降,更有甚者为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刑法》作为惩戒犯罪、保护受害者的最后一道防线,面临欺凌问题往往束手无策,无法可依。

(一) 欺凌行为无法律定义

由于校园欺凌近几年才受到政府与社会广泛关注,我国现行法律对校园欺凌并未给出明确的法律定义,即并未将校园欺凌的定义、性质、特点等做明确的法律规定。因此,校园欺凌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

在很多时候,人们会将校园暴力问题归类为其相近的概念—不良行为,并适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相关规定。其中第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或其学校若发现未成年人组织或者参与实施不良行为组织的,应当及时制止,发现该组织构成违法犯罪行为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第三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的行为构成严重不良行为,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应当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处置,若行为人不满十四周岁或情节特别轻微的,免予处罚的可以予以训诫。

上述法条规定,只是根据案件的涉案程度不同进行划分,满足《刑法》规定的,依照刑法处罚,满足《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依照治安法处罚。而对于其他不足以构成《治安管理处罚法》及《刑法》所规定的违法行为或犯罪行为的行为,只是规定予以训诫,或令监护人学校批评教育,显然如此轻微的处罚是无法与校园暴力造成后果的相匹配的。

(二)欺凌行为并未纳入刑法范围

校园欺凌由于其本身暴力实施方式的广泛性与独特性,与《刑法》规定的罪名无法完全对应,具体来讲,校园欺凌可能涉及的犯罪包括故意伤害、诽谤罪、侮辱罪、虐待罪等犯罪,但校园欺凌客观的犯罪行为又与上述罪名不尽相同,这些罪名要不就是无法全部覆盖校园欺凌的全部情形,亦或是欺凌者年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总之并无一项罪名完全匹配校园暴力行为,这导致许多社会关注度极高的欺凌案件,最终于司法手段不了了之,回归于批评教育。

1. 校园欺凌与故意伤害罪的区别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行为。故意伤害罪的成立标准至少达到轻伤以上的标准。不可否认,当校园欺凌行为导致轻伤以上的后果时,可以直接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等罪名。但面对校园欺凌中发生的针对同一个被欺凌者的数次未造成轻伤以上后果的欺凌行为,又该如何规制呢?这种持续性的欺凌行为,其主观恶性和客观伤害行为与故意伤害罪并无明显差距,二者只是在危害结果上存在不同。但仅仅依赖于危害结果去判断校园欺凌行为是否需要受到刑法规制,显然是不合理的。

2.校园欺凌与侮辱诽谤的区别

侮辱诽谤罪是指公然实施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行为。[单从法条对违法行为的描述来看,其行为与心理性欺凌的内容较为契合。但是二者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首先,侮辱诽谤罪属于亲告罪,除案件严重危机了社会以及国家利益外,告诉才处理。然而,在校园欺凌中,被欺凌者往往由于年纪小,不懂得自身寻求法律保护,或由于性格怯懦胆小,甚至不敢将受欺凌的事实告诉老师家长,就更不能要求他们自己会提出自诉。其次,侮辱诽谤罪并不属于限制刑事责任年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八种严重暴力行为,但校园欺凌的实施者大多属于这一年龄段。因此,用侮辱诽谤罪进行校园欺凌的处罚也是行不通的。

3.校园欺凌与强制猥亵、侮辱罪和猥亵儿童罪的区别

刑法将强制猥亵、侮辱罪、猥亵儿童罪定义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按照规定中的行为来看,与校园欺凌行为不乏有重合的地方,但是我们也应该认识到,猥亵、侮辱的定义为行为人以寻求性刺激或为满足自身性欲为目的,采取性交以外的方式如扣摸、手淫、亲吻、舌舔及吮吸等行为,其与欺凌行为的区别主要在与主观目的的不同,欺凌行为的目的往往在于欺凌实施者享受居高临下欺辱他人的感觉,而非为自身性欲的满足。 

三、如何利用刑法规制未成年人校园欺凌

如前文所述,未成年人校园欺凌是指发生在中小学及其合理辐射区域内,学生之间的以强凌弱、言语辱骂、生理攻击等,对被欺凌者造成严重的身体以及心理损害的行为。其实施主体中绝大多数是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这意味着校园欺凌犯罪问题实质上是未成年人犯罪问题。现行刑法在校园欺凌问题的治理上存在不足,亟待完善。

(一)赋予欺凌行为明确的法律定义

欺凌行为入刑之前提,在于通过立法的方式明确欺凌行为的法律定义。只有以法律规定定义,明确其性质,才能区分行为是否属于欺凌行为,区分行为是故意伤害、还是侮辱诽谤。欺凌行为与严重暴力性行为,如故意伤害、强奸、抢劫等行为的区别在于,欺凌行为应当作为严重暴力性行为的兜底条款,即欺凌的行为的程度达到一般严重暴力性行为时,应当按照所实施的行为定罪量刑,若未达到严重暴力性行为的程度,则以“欺凌罪”定罪处罚。“欺凌罪”不应以损害后果作为是否构成犯罪的要件,应当以犯罪情节,作为构成犯罪的依据,理由在于,大多数欺凌行为依前文所述,欺凌行为的特点往往具备长期性及心理损伤性,并不是所有欺凌行为都能造成受害者明显的身体损伤后果。

(二) 加强刑法与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衔接

早在1991年,我国就已经制定了《未成年人保护法》,该法分别从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保护等角度对未成年人的利益保护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规定。随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也相继出台,并于2012年又对其重新进行了修订,该法为培养未成年人的良好品行,有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矫治严重不良行为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可以说,这两部法律都是未成年人保护领域里至关重要的法律制度。然而,尽管两部法律都规定了法律责任的内容,但在实践中却面临着实执行不力的尴尬境地,各类违反这两部法律的行为,并不能及时得到制止。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以及对犯罪的预防,也很难取得理想的成绩。面对《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的尴尬局面,行政执法机关要厘清刑法与这两部法律的界限,在实际中要加强对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行为进行执法检查,一旦发现了触犯刑法的行为,行政执法机关应当严格遵照刑法的规定将其移交司法机关进行处理。

(三) 完善刑法与行政法的衔接

由于我国刑法的定罪量刑对未成年人采取了远宽松于成年人的标准,刑事政策也注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而非对其进行打击或者处罚,因而,学校在处理校园欺凌案件时,即使欺凌行为已经严重到刑法的立案标准,也往往只是由学校对其进行开除、处分等教育惩戒措施,而行政机关则更倾向于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或民法进行处理。这种模糊不清的处理方式,不但没有让欺凌者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还可能造成错误的示范,让其他学生误认为即使欺凌他人,也不会面临很严重的惩罚,是对被害者合法权益受侵害的纵容。

因此,我们行政机关在处理校园欺凌案件时,要厘清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校规等之间的界限。在刑法条文中,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人年龄、未成年人从轻减轻处罚、不构成累犯、优先使用缓刑等,无不体现了刑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因此,在处理具体的校园欺凌案件时,不能认为适用刑法就是没有保护未成年人,因此就仅仅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或者校规去处罚那些实施严重欺凌行为的未成年人。为了更好的给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和其他未成年人以正确的行为规范指引,给受欺凌者以正义的修复,我们必须在处理校园欺凌案件时,坚持罪刑法定原则,依照刑法严格适用相关规定。对于到达刑事立案标准的欺凌行为,绝不含糊,移送给司法机关进行处理。 

四、结语

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值得我们保护,也是我们一直在呼吁的问题,然而近年来我们看得到的进步制度都围绕于保护少年犯,而忽视了另外一些群体,他们默默不语,隐忍伤痛,他们往往遭受着长期的精神欺凌,言语上的暴力,行为上的残忍。如何保护被欺凌者,如何用刑法规制校园欺凌行为,也成为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参考文献:

[1]刘向宁:《校园凌霸未成年人的法律责任浅析》,载《青年学报》2015年第4期。

[2]王静:《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治理法治化探析》,载《河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4期。

[3]姚建龙《防止学生欺凌的中国路径:对近期治理校园欺凌政策之评析》,载《中国青年社会科学》2017年第1期。

[4]任海涛《“校园欺凌”的概念界定及其法律责任》,载《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年第2期。

[5]许锋华、徐洁、黄道主:《论校园欺凌的法制化治理》,载《教育研究与实验》2016 年第 6 期。

[6]安琪《校园欺凌问题的困境解构与法律破解》,载《中国青年研究》2017年第5期。

[7]梁国威:《浅析中日校园欺凌行为的原因及对策》,载《学理论》2012年第9期。

[8]刘向宁:《校园凌霸未成年人的法律责任浅析》,《青年学报》2015年第4期。

[9]苏精华:《强制猥亵罪的司法认定》,南昌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 11 页

作者:黄嘉怡,湘潭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2019年法律(法学)立法法务方向研究生。来源:湖南省刑事法治研究会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