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之:忽已八十,重启征帆

2019年11月12日10:01:01张思之:忽已八十,重启征帆已关闭评论
摘要

我有过令人憧憬的梦想愿景,期盼着在推动民主法治的进程中登攀座座高峰,最终能达到真善美的统一,然而那境界至今仅止于遥指而已。念前路漫漫,看夕阳欲坠,留给我的难道是终身遗恨?

广告也精彩

作者:张思之  来源:在书一方

缘起∶从反对到“就范”

日子过得太快,不觉老之已至。二〇〇七年,我满八十岁。

从二〇〇六年下半年起,就有朋友提议给我过八十“大寿”,方方面面的人都有,我持回避态度。我这样想,祝寿,限在自己家里,有个天伦问题,有也好,没有也好,或者说有也乐,没有也乐。在社会上一搞,会产生影响,你又没有突出成就,对社会没有大贡献,就祝起寿来了,好像你的存在对社会有多大意义、多大作用似的,不无招摇之嫌。这很不应该。加上祝寿这件事我还有个情结经久未解。抗战中期,前方战火正炽,周恩来在重庆为郭沫若先生祝四十大寿。萧乾多嘴,写文章说,怎么才四十岁就成了“大寿”,有点不以为然。萧乾不懂这中间有“正冶”,后来遭到郭老的沉重报复,他在那篇著名的《斥反栋文人》中把萧斥为“黑色”文人,说这是鸦片之黑,专门毒害人珉的。这位满可以驰名国际的战地记者十多年后又被划为“佑湃”,算是“反栋”到底了。文坛上的这类是是非非对于我这个非文人毕竟也有镜鉴作用——祝什么寿!因此,友朋提议,我持否定态度。我反复说明理由,并且一再强调:一生没干出什么事,没有资格祝寿,这么干在行业中如不幸形成风气,罪过就大了。无奈李轩、吴革、夏霖几位坚不同意,不依不饶。直到李轩对我讲,跟各个方面都谈好了,跟人珉大学也谈好了,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人大法学院承诺作为主办的一个单位:会场设在法学院,议程中增加一项,授予我“客座教授”证书,搞得隆重点。我判断这是王利明院长的主意,我对他印象甚好,不忍拂他的雅意,心头有了动摇。这之后他们几位又一再表示,祝寿仅仅是个形式,大家都想利用这个仪式团聚一次,看看咱们的阵容,看看咱们的力量,这也许是件有意义的事。我心头无时无刻不想看看咱们这支队伍的阵容,于此已无意坚持,借用一个成语,“半推半就”了。及至有人告诉我,把李锐老都请动了,他比我大十岁,已是九十高龄,我只好就范了。

不止于阅读此处内容已被加密,请输入验证码查看(注:验证码领取后可查看全站所有文章,一次领取永久有效,关注本站公众号众筹支持后领取)
验证码:
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回复“验证码”,进行领取。在微信里搜索“不止于阅读”或者“dnreader”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