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赋予我们勇气,抵御人性的混乱

2019年11月9日14:27:25新闻赋予我们勇气,抵御人性的混乱已关闭评论
摘要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个“人人都是记者”的时代,在这个假新闻泛滥的时代,大众对于高质量新闻的需求,反而更加迫切。因此,具备专业素养的记者仍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坚持用相机镜头记录周遭纷杂的世界,用妙笔还原幽暗曲折的事件,日复一日地推进大众对于复杂世界的理解。这项事业虽然艰巨,但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今天,译文君与大家分享的短文,摘自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他凭借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敏锐的洞察力,重新审视时刻处于变动之中的新闻行业,探讨新闻的价值所在。

广告也精彩

来源:上海译文  本文节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新闻的骚动》,有删节。作者:[英]阿兰·德波顿  翻译:丁维

现代社会虽然言必称教育,却都忽略了对现代人群最具影响力的教育工具。无论课堂教育水平多高,最强大和持久的教育形式还是非电视电脑莫属。

封闭在课堂内的时间毕竟只占我们人生最初的十八年左右,此后的生涯都交给了新闻媒体,而后者对我们的影响超过了任何学术机构,正式教育一结東,新闻就成为我们的老师。这是奠定公共生活基调、塑造我们对于外部群体印象的最强力量。

同时,新闻也是正冶现实和社会现实的主创力量。正如愅掵分子所熟知的,要想改变一个啯家的理念,不能奔着美术馆、教育部或者名家小说的寓所去,而是必须开着坦克直捣啯家的神经中枢——新闻总部。

我等受众,不停检索新闻又是缘何考虑?其实,最大原因乃是惧怕心理。只要和新闻绝缘一会儿,心里的牵挂就在习惯性地累积。我们知道世事难料,变数时时都在发生:某架空客A380的燃料管线可能会破裂,继而燃着浓烟侧翻坠人海湾;某种来自非洲蝙蝠的病毒可能跨越物种壁垒,滲入某趟满员的日本通勤列车的通风道;投资家可能正在酝酿一场货币挤兑;某个外表正常的父亲可能刚刚残杀了一双可爱的亲生儿女。

但在我们周遭,可能正值岁月静好。花园里,微风也许正吹过李树的枝条;客厅的书架上,灰尘在静静地飘落。然而,我们知道这种安稳不能反映生存之混乱和爆烈的基本面,因此不及片刻,忧患总会按自己的方式生成。

由于我们隐隐地感知到灾难的可能性,当拿出手机朝向信号源,等待头条新闻跳出屏幕时,内心会感到一丝跳动的恐惧。那感觉就像身处黎明前的料峭,不知太阳是否还会从苍穹升起,想必我们的古老祖先也一定熟悉类似的忧虑。

然而,此间也自有不可言说的乐趣。我们的生命承载着种种幽闭负担,比如与自我共处,比如不断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潜力,比如费力地说服身边寥寥数人倾听我们的想法和需求。而新闻尽管多有负面,却恰能帮助我们解脱上述负担,可能越是惨烈效果越好。

查阅新闻就像把一枚海贝贴在耳边,任由全人类的咆哮将自己淹没。借由那些更为沉重和骇人的事件,我们得以将自己从琐事中抽离,让更大的命题盖过我们只是聚焦于自身的忧虑和疑惑。一场饥荒,一座洪水淹没的小镇,一个在逃的连环杀手,一届下邰的正府,某经济学家对明年救济人口的预测——这样的外界骚动也许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好以此换取内心的平静。

为了让文明得以前行,我们自然要用一个坚定的不字来终结以上的疑问。新闻在此承担着重要的任务:新闻中呈现的所有灾难事件应该被定格,以便赋予我们最大的勇气、去学习抵御人性中混乱的成分,让自己在最极端的情形下也能抗拒恶魔的咬使。

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在探访日即将结束时把孩子抛下大桥,或在与伴侣发生争执时开枪将其打死,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些时刻滑向情绪的边缘,而距离上述行为仅有一步之遥。悲剧的意义正在于展示失去自控的可怕后果,以提醒我们把握自控是何等重要。

悲剧不应该仅仅教会我们正派的行为,还应该促使我们心怀善意。对于杀害配偶或孩子的人,我们对其有几分同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故事的讲述方式:是否提供了当事人的充分信息,是否披露了作案动机,是否对罪犯的复杂心理进行了抽丝剥茧的调查。

就新闻报道的语境而言,这种诉求颇具争议,甚至含有危险的因素,因为我们必须同时应对两种看似对立的想法:一方面可能对罪犯产生同情,一方面又坚决谴责其犯罪行为。

媒体都心照不宣地认为,其受众没有能力取得这场概念战的胜利,因此如果在报道中流露出一丝同情,受众就会想要打开监狱的大门,让杀人犯逍遥法外。于是,任何呈现出罪犯人性化一面的文字陈述,都被新闻坚定不移地予以否定。

点击可购买图书:《新闻的骚动》

当报道悲剧事件时,新闻倾向于把骇人的行为描述为某个人的特有表现,而拒绝在受众中引起更广泛的共鸣,并得出更有益的结论——所有人离灾难都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能够正确地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能进入一种带有思考性的成熟悲伤:对于同胞的罪行,我们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样毫无瓜葛;之所以在犯罪记录上清清白白,很大程度上不过是靠运气和良好际遇,而并不足以证明情操的高洁。

只有缺乏想象力的人,才会以为自己的良心真的洁白无瑕。假如生活(或者希腊人所谓的神)真要对我们进行验证,我们十有八九都不合格,这种认知是对罪责产生谅解所必不可少的前提。

而现如今,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接触悲剧性的新闻报道,但却很少感受到连贯的叙事背景,以及其中散发的道德感召力。对于种种失去自控、释放心魔的事件,新闻并不帮我们将其分门别类。新闻并未承担起应尽的职责,将各种恐怖传奇纳入“悲剧”这个统一标题,并选择恰当的陈述方式,以让我们更容易意识到自己身上癫狂错乱的倾向——其实和报道中血腥的主人公也就半斤八两。

很多新闻说到底就是在讲述世界各地、在各种处境中走错路做错事的人。这些人未能掌控自己的情绪、克服自己的耽溺、判断是非对错,并在机会尚存时采取正确的行为。我们不应无视他们的失败,而放弃从中汲取教训的机会。新闻就像文学和历史,可以担当“人生模拟器”这种最重要的工具,将我们带入各种人生场景,让我们体验日常生活之外的情境,借此以安全和从容的方式,斟酌出最好的应对办法。

然而,新闻很少帮助我们从同胞的不幸中汲取教训,防止社会或个人在新的转折点犯下过去的错误。正如我们之前所探讨的,假如学习和效仿励志榜样确是实现美好人生的前提,那么,对那些令人恐惧和警觉的人事进行细致分析,也服务于同样的目标。这是成长与发展的一体两面,即便不出现在新闻的议事日程上,也是新闻分内的职责,以让我们从不同的方面得到帮助。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