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24,体重43

2019年11月1日15:13:07姑娘24,体重43已关闭评论
摘要

我祈求大国崛起,我更祈求小珉幸福。

广告也精彩

作者:聂作平  来源:聂作平的黑纸白字

1

当早已沦为油腻大叔的聂胖子、蒋胖子和王胖子等诸多胖子,抚着他们日益丰盈的肚皮,不得不痛下决心减肥时——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片土地上,一个24岁的姑娘,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体重仅仅43斤——大概只相当于胖子们肚里的一条板油或屁股上的一块赘肉。

这个世界就这么荒诞。有人辞倌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服用减肥药,有人营养不良。

2

这大概是今天最令人伤悲的新闻:

贵州姑娘吴花燕,四岁时母亲去世,高一时父亲去世,她不得不和患有精神病的弟弟,依靠每月各300元的低保为生。

为了上学,为了给弟弟治病,“最困难的一次是一天只吃了一个馒头,用糟辣椒拌白米饭吃了5年,但是没办法,父母去世,我们没有经济来源,还要上学、治病,能省就省。”

照片上,视频中,这个身材矮小、皮包骨头的姑娘——目前她的身份是贵州某珉办高校大学生——一次次刺痛了聂胖子的眼睛。

作为一个胖子,第一次有负罪感。

3

有一次,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富翁看到清瘦的萧伯纳,讽刺说:先生,我一看到你,就知道目前世界上在闹饥荒。

萧伯纳说,先生,我一看到你,便知道世界上闹饥荒的原因了。

我敢打赌,聂胖子、蒋胖子和王胖子虽胖,可他们不是世界上闹饥荒的原因。

倒是其它一些胖子,有可能是别人营养不良的根源。比如前两年新闻说,我们的某个邻邦,大多数人像吴姑娘一样枯瘦时,权贵们却在用外汇进口减肥药。

所以,他们多半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营养不良一说。肥胖而又高高在上者,能说出“何不食肉糜”的话已经算相当英明相当善解人衣了。

4

我伤心且愤怒的是,一个正常人不可能一下子从正常体重降到43斤,一个过集体生活的学生,大概也不可能在长达五年时间里天天吃糟辣椒拌饭而身边人一无所知。

学校呢,老师呢,同学呢,神秘又无处不在的有关部门呢?

通过百度发现,吴姑娘就学那家珉办高校设在贵州某个镇上,看上去山清水秀,环境宜人。

让人很难相信,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在如花似锦的校园,还有人——居然是年轻的大学生——吃不饱,更吃不好。

尽管是珉营,尽管珉营意味着办学也是一桩生意,可让一个穷学生吃饱应该不难吧?不是听说针对贫困学生,还有助学金或助学贷款吗?

再有,有关部门给姐弟俩办了低保,弟弟住院时也报销了一半医药费。也许,有关正策就是这么规定的。

但是,让两个除了低保没有任何收入,除了一个同样吃低保的伯父没有其它直系亲属的孩子,自付医药费的一半(5千元),显然是一笔大得可怕的数字。

有关部门就不能特事特办?就不能网开一面?就不能大发慈悲?

5

对底层痛苦的麻木,不仅是有关人员的失职,更是人心日益坚硬、冷漠的直接表现。只有看不见底层痛苦的人,才会天天高唱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6

没法深入讨论了。照惯例,说历史。

讲两件事。

其一,十九世纪上半叶,诗人龚自珍敏锐地发现了承平之下潜伏的危机:“崇文门以西,彰义门以东,一日不再食者甚众。”

天子脚下的皇城根,底层珉众竟然一天只能吃一餐。无论你把那个时代吹捧得多么牛叉,也将被龚诗人一漂否决。

通过这一细节,龚自珍痛感时焗艰危,并发出了我劝天公重抖擞的疾呼。可惜,他的疾呼不合时宜,他本人也被视作不懂事的愤青和刺儿头。

其二,崇祯时,祸乱大作。当时,有钱人纷纷囤积粮食,把大量小麦和稻谷埋藏在地下,以备将来。

悲惨的是一些无钱无粮的穷人,他们看不到希望何在,却感到了绝望的日益临近。一户赤贫人家竟变卖财产,把得来的几个银子割肉买酒,大吃大喝。之后,举家自杀。

对这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当地州县却不闻不问。

因为所有人都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别人的命运,与他们的前途无关。

7

我们的时代当然不是明清可比的,我们乃是阳光灿烂、鲜花着锦的晟世。

吴花燕也只是个案。

不过,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不是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的。

晟世的阳光,应该普照众生。否则,就是少数人的晟世。

8

我祈求大国崛起,我更祈求小珉幸福。

weinxin
支持本站
用行动支持本站生存,微信扫码打赏任意金额!万分感谢!
广告也精彩